您的位置 首页 社會

暴风崩盘,冯鑫曾言“全方位学习乐视”,与老乡贾跃亭皆成老赖

暴风崩盘,冯鑫曾言“全方位学习乐视”,与老乡贾跃亭皆成老赖

文| 每日人物曾詩雅 編輯王輝

像是沿着樂視的軌跡,「暴風」消散。

7月29日早間,暴風股價開盤即跌停。一天前的晚間,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此前,馮鑫曾做客某節目時表示自己的思維方式和同為山西人的賈躍亭相似。兩年後,一語成讖,同樂視的故事一樣,暴風在資本追捧中野心磅礴,又在資本抽離時跌落谷底,攤得過大的生態版圖終究面臨瓦解。

暴風崩盤,馮鑫曾言「全方位學習樂視」,與老鄉賈躍亭皆成老賴

暴風CEO 馮鑫 圖源:視覺中國

走出山西:樂視、暴風集投資者萬千寵愛

山西從來不缺互聯網的「大佬」,百度李彥宏、樂視賈躍亭、暴風科技馮鑫……都從這座中部省份走出。

1996年,27歲的賈躍亭從山西垣曲縣稅務局辭職,開辦卓越實業公司,成為「煤老闆」,打理家族煤礦生意。期間,他還兼職過卓越學校的校長。

與此同時,25歲的馮鑫離開了賈躍亭留守的山西,來到北京,成為一家饅頭廠的副廠長。

兩年後,馮鑫在一棟磚紅色的四層小樓里,見到了時任金山CEO的雷軍,並順利通過了面試,贏得了市場渠道部經理的職位。

馮鑫因這場面試涉獵互聯網行業,先後在金山、雅虎就職高位。而賈躍亭因一場飯局開始在通信行業摸索。2002年,賈躍亭成立西伯爾科技,從通信的配套服務擴張到室內室外網絡覆蓋。2004年,樂視網橫空出世,此後幾年內,樂視影業、樂視TV相繼問世。賈躍亭的業務擴張一如他在山西時那樣,「什麼錢都賺」。

即使大賈躍亭兩歲,馮鑫的自立門戶要來得卻更晚一些。2005年,馮鑫離開雅虎,創辦北京酷熱科技公司,推出自有核心技術的播放軟件——酷熱影音,掘取了創業的第一桶金。

暴風崩盤,馮鑫曾言「全方位學習樂視」,與老鄉賈躍亭皆成老賴

圖源自網絡

兩年後,馮鑫收購「暴風影音」,組建北京暴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CEO,在視頻行業站穩了腳跟。此後,同鄉的的馮鑫、賈躍亭成為了相互比較的對象。

賈躍亭沿着在山西時的野心一路擴張,馮鑫卻不盡人意。暴風在2012年遞交了上市申請,卻被告知創業板IPO停止審批。一年後,在雷軍組的「舊金山」局上,馮鑫曾問雷軍「為什麼我創業能做成這樣?」

雷軍當時的回答是:「你找的方向不夠大;你得找人幫你;你對錢的認識不深刻。」

當大部分視頻網站都開始收購版權,往自製劇市場邁進的時候,馮鑫埋頭苦幹,暴風依舊靠着廣告收入盈利。

2015年,暴風終於等到了上市。此時的A股市場上互聯網泡沫被吹得巨大,暴風和樂視同時獲得了多位投資人的青睞。

那一年,暴風踏上A股,連續34個漲停板之後,市值一度達到400億,被稱為「妖股」。有媒體報道,暴風內部一夜之間誕生了10個億萬富翁、31個千萬富翁和66個百萬富翁,馮鑫本人賬面身家也超過百億。

然而,暴風市值乘以四也無力企及如日中天時的樂視,樂視市值最高曾達到1700多億元,居創業板第一。彼時,業內人士喜歡稱暴風這位新入者為「小樂視」。

資本坍塌:馮鑫終重蹈賈躍亭覆轍

賈躍亭在一次出國考察後,用一套「生態反化」解釋樂視的擴張之路。到2017年,樂視已成為龐然大物,其業務涉足內容、手機、大屏(智能電視)、汽車、智能硬件等7大生態,平台、終端、應用等詞匯成為了樂視的核心概念。

巔峰時期,沉醉於擴張版圖的賈躍亭甚至嘲笑新手小米:「某手機廠商定位的用戶群體為屌絲。」

暴風崩盤,馮鑫曾言「全方位學習樂視」,與老鄉賈躍亭皆成老賴

賈躍亭 圖源自視覺中國

然而,萬人歌頌的繁榮也僅僅持續了一年。在市值神話之後,2016年下半年,一路狂飆的樂視接連被曝出工廠停工、股價暴跌、資金鏈危機等問題,燒錢擴張的同時埋下危機。

2017年,賈躍亭辭去樂視網董事長一職,出任樂視汽車生態全球董事長,留下樂視的一地雞毛和股民的哀嚎。最終,賈躍亭被納入失信名單,他「下周回國」的承諾成了群嘲的笑話。

賈躍亭跌下神壇,被嘲笑的小米則在兩年後建起自己的產業園。馮鑫與暴風的遭遇也印證了雷軍當時指出其「對錢的認識還不深刻」的言論。

「上市給暴風帶來的都是好處,如果非要講缺點的話,會不會容易膨脹,這是唯一的問題,膨脹我覺得不大會可能,因為我自己這麼多年了,還是以冷靜以理性為基礎,所以基本上是這個狀態。」馮鑫在上市後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曾表示保持警醒。

然而,一路高歌的股價還是讓馮鑫的心態發生了變化。馮鑫提出了要「全方位學習樂視」,仿照「生態化反」創造了「DT大文娛」戰略暴風。

2015年暴風科技的年報顯示,公司在內容、服務、商業三條線上完成了全球 DT 大娛樂戰略的基本輪廓,布局已完成60%。

隨着暴風魔鏡、暴風TV、暴風體育先後陷入困境,步入樂視後塵的宿命昭然若揭。

致命一擊出現在2018年MPS的破產。暴風擲下重金,與光大證券一同豪賭,發起收購MPS的收購案。顯然,暴風用高杆槓撬動的50億大投資,押錯了寶。

2019年7月25日,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發布的裁定書顯示,暴風集團旗下已經沒有可供執行財產,法院將馮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此時,大洋彼岸,賈躍亭依舊做着自己的造車大夢,馮鑫卻未必能如此幸運。畢竟,在他轉身離開之際,等待他的將是牢獄之災。

更多社會新聞,盡在大V爆料

热门文章

© 2019 大V爆料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