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歷史

五代時熱烈奔放的詞作,女子初遇帥小伙,就喊出了驚天的情話

五代時熱烈奔放的詞作,女子初遇帥小伙,就喊出了驚天的情話

五代時熱烈奔放的詞作,女子初遇帥小伙,就喊出了驚天的情話

在我們通常的印象中,中國傳統女性總是保守含蓄的,並不善於主動表達愛情。其實,南宋程朱理學之後,才為封建時代女性加上了沉重枷鎖,束縛了她們的天性與自由。在南宋之前,雖然也有禮教的各種條條框框,但總的來說還是相對開放的。比如《詩經》之中,既有少男追求少女的作品,也有少女懷春之作。

《詩經》實際上就是採集民間的歌謠集合而成,民歌中少女吐露相思之語,盡情釋放內心的嚮往,歌頌愛情的美好,從來沒有停止過。拙劣的文人,往往化身為衛道士,總是看不順眼,橫挑眉毛豎挑眼。真正優秀的文人,卻能從中吸取養分,寫出千古傳唱的作品。晚唐五代的詞人韋莊就寫下過這樣一首小令:

思帝鄉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五代時熱烈奔放的詞作,女子初遇帥小伙,就喊出了驚天的情話

這首詞的場景非常簡單,人物情節也不復雜,卻以寥寥數筆中勾勒無限美好的自然風光、少年的瀟灑倜儻以及少女內心萌動的春情。開篇僅僅三個字,就交代了時間和背景,在和煦的春日之中,少女外出遊玩。第二句「杏花吹滿頭」更是神來之筆,它以小見大,春風緩緩吹過,讓繽紛的杏花花瓣落了遊春女孩的頭上。僅僅這一個畫面般的片段,讓人遐想連篇,這就是最美的詩意,這就是最美的春光。

表面上來看,這兩句只是普通敘述,其實為下面的內容做出了鋪墊。試想在酷暑或是寒冬,抑或是悲秋季節,要麼汗流浹背,要麼凍得瑟瑟發抖,又怎會有少男的灑脫,少女又怎會春心盪漾?而且,春天是萬物蘇醒的季節,在這里更是春心覺醒的良機。哪怕是一個「吹」字,也讓本該是靜態的畫面,變得活潑撩動,無形之中撥弄着少女的心弦。

五代時熱烈奔放的詞作,女子初遇帥小伙,就喊出了驚天的情話

在第三句中,少男登場了,一如無數男主一樣萬眾矚目。很顯然,這是兩人的初遇,作者不吝最美的筆觸,以問句來進行毫不掩飾地夸贊:田間路上是誰家少年?青春如花如此風流。沒有任何直接描寫,僅從詞作中的這一句,我們可以自行腦補少年的風度翩翩,飛揚神采,青春俊雅。也不用擔心有所夸張,年輕的活力已經賦予了少年最具魅力的資本。

詞的上闋,主要寫的是一幅美麗的春光畫面。詞的下闋,就是少女的心理活動。遇到這樣翩翩少年郎,少女的心如同小鹿亂撞,她也許表面上裝得若無其事,內心中卻無比激動和嚮往。她在內心已經打定主意「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何謂一見鍾情?這里「擬」字和「嫁與」一詞,就是最好的詮釋。不光如此,「一生休」,表達了少女的滿足感。如此,心願足矣,如此,就是人生極樂的巔峰。

五代時熱烈奔放的詞作,女子初遇帥小伙,就喊出了驚天的情話

哪怕是現代人,也會折服於少女的痴情,可這還不算什麼,為了實現這個理想,少女甚至還在接下來的一句,發出了自我奉獻的感慨:縱被無情棄,不能羞。如果能得到這樣的夫君,享受青春年少的快樂,哪怕最終落到被他拋棄的下場,也無怨無悔,不會埋怨命運的不公。這句話,從正面寫出了少女堅定的態度和真摯的感情,反過來又展現出少男確實帥到了極致。

這樣大膽炙熱的感情,在封建衛道士看來,自然是鄙褻鮮恥的。即使是現在,也有很多人會被人斥之為「腦殘」。可實際上,愛慕年少美麗,本來就是愛情的起點。承諾千言萬語,發誓白頭偕老的情侶比比皆是,走不到最後的也大有人在。反倒是珍惜當下,把握最美好的時光,才是最重要的。作者正是要通過少女極端的情緒,表達了最為真摯動人的相思之情。

五代時熱烈奔放的詞作,女子初遇帥小伙,就喊出了驚天的情話

這首小令的風格,自然不是宮廷御用文人能夠寫出來的。韋莊是在西蜀之時,吸取了民謠養分的基礎上,才得到這首縱情肆溢的作品。也有人認為,它是詩人自比女子,懷念故唐之作,這里就不做深究了。它能帶給我們最純真的美好,就足夠了。

热门文章

© 2019 大V爆料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