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時事

非洲年轻人数量激增 英媒:大学不够了

非洲年轻人数量激增 英媒:大学不够了

參考消息網8月15日報道英媒稱,人口激增令非洲大學感到壓力。

據英國《經濟學人》周刊網站8月10日報道,「在盧旺達找工作並不容易。」讓-保羅·巴哈蒂說,他是2013年在基加利成立的開普勒學院的一名學生。但這位22歲的年輕人認為他所學的課程將幫助自己脫穎而出。他學習醫療管理,這在盧旺達是一個成長中的行業。

據報道,開普勒學院的學位得到美國南新罕布什爾大學的認可,該校是美國最大的在線大學之一。課程的前六個月是關於批判性思維、英語、交流和IT等技能的速成班。

巴哈蒂說:「開普勒學院知道僱主想要什麼,我喜歡這一點。」

報道稱,近幾十年來,數百萬像巴哈蒂這樣的年輕人令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學生人數大增。

非洲年輕人數量激增 英媒:大學不夠了

圖/視覺中國

如今,那裡有800萬人接受高等教育,高等教育包括職業院校和大學。這占當地年輕人比例的9%——是2000年數據(4%)的兩倍多,但遠遠低於其他地區。在南亞,這一比例為25%,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為51%。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輕人人數和比例都將持續增長。該地區約有9000萬年齡在20至24歲之間的人口,預計這一數字將在未來30年翻一番。

2012年,相關年齡段中42%的人完成了中學教育,而預計到2030年相關年齡段中完成中學教育的比例將達到59%。非洲國家要想滿足受過教育的年輕人的願望,就必須確保他們有深造的機會。

人均公共資金減少

到目前為止,這些國家一直陷於困境。培養後殖民時代精英的官方教育機構難以為大眾市場服務。自上世紀90年代末以來,由於入學率激增,該地區大部分國家學生的人均公共資金減少了。

這反映了發展的輕重緩急難以平衡。在最貧窮的非洲國家,培養一個大學生的費用比小學生高27倍。由於大學生通常來自富裕家庭,大學開支是在補貼精英的子女。

少量分攤公共資金對學校的影響顯而易見。非洲大學每名教授對應的學生人數比全球平均水平多50%。學生讀人文學科的可能性比理科的可能性更大,教授理科的費用更高。超過70%的畢業生擁有文科學位,而亞洲的這一比例為53%。

越來越多的非洲年輕人前往國外。2017年,約有37.4萬人在海外學習,比20年前的15.6萬人有所增加。許多人就此留在國外。每9名具有高等學歷的非洲人中就有一人生活在經合組織國家,而拉美人和亞洲人的比例分別為13比1和30比1。

私立院校填補差距

在公共部門努力滿足對教育名額的需求並提供優質教育的同時,私營部門正在填補差距。

從1990年到2014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公立大學數量從100所增加到500所,私立大學從30所增加到1000多所。很多大學的規模都很小。

在基加利,盧旺達大學有3萬名學生,而私立大學各有幾百名學生。但奧爾巴尼州立大學的丹尼爾·利維指出,私立大學招收學生的比例越來越大。2000年,大約10%的非洲學生上私立大學;到2015年,這一比例達到20%。在盧旺達,一半以上的人上私立大學。

私立大學的學生往往受益於新的教學方式。以2002年在阿克拉成立以來一直穩步發展的阿謝西大學為例。該大學創始人、前微軟公司工程師帕特里克·阿武瓦說,加納的高等教育大多是基於死記硬背,並不「教學生批判性思維」。他以美國文理學院作為阿謝西大學的模板,在那裡,學生們的學習結合了人文學科和理科。

職業院校也可以進行創新。2018年在內羅畢開設首家分校的營利性機構「非洲領導力訓練」組織運營着為期6個月的軟技能「訓練營」,然後幫助學生找到為期6個月的實習機會。它的策略是,當品牌足夠強大後,僱主不會介意它的畢業生沒有學位。

「非洲領導力訓練」組織的創辦者、加納人弗雷德·斯瓦尼克說:「傳統的大學模式很難盈利。」2013年,斯瓦尼克成立了非洲領導力大學(ALU),該校被稱為「非洲哈佛」。

但他承認,ALU的毛里求斯分校(每年住宿費和學費共計1.5萬美元)和基加利分校(9000美元)「太貴了」。它放棄了開設數十個類似分校的計劃,而是擴大了價格更低(每年2000美元)的「非洲領導力訓練」組織模式。

資金問題仍是瓶頸

然而,擴大接受高等教育機會的最大障礙是學生的資金問題。私立大學和公立大學的情況都是如此,因為在大多數非洲國家,公立大學收取預付學費。開普勒學院的泰波·約泰努斯說:「瓶頸不是教育模式,而是資金。」

報道稱,這不僅是一種不公正,而且是經濟效率低下的表現。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學畢業生與非畢業生的平均工資差距比其他地區更大。如果學生們能推遲開支,那將是有意義的。這將確保那些從大學中獲益最多的人能夠支付費用,而把更多的公共資金留給其他事務。

一些非洲國家實行了國家貸款計劃。但各國政府一直在努力追索債務。私營部門現在正試圖做得更好。

開普勒學院和基加利的阿基拉女子學院正與德國的「機遇」國際組織合作,嘗試一種受到經濟學家力推的學生融資模式——收入分成協議。

「機遇」國際組織支付了學生的一部分前期費用。一旦畢業,校友們向「機遇」國際組織支付月收入的一部分,最高可達原始貸款的180%。如果他們沒有找到工作,就不用支付任何費用。

開普勒學院的實驗從2019年1月才開始。但諸如此類的模式應該有助於更多學生獲得學歷,同時鼓勵教育機構思考學生的就業前景。這對非洲年輕人來說當然是好消息。

更多時事新聞,盡在大V爆料

热门文章

© 2019 大V爆料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