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時事

“美国优先论”和“欧洲一体化”激烈冲撞,美欧友谊小船下暗流涌动

“美国优先论”和“欧洲一体化”激烈冲撞,美欧友谊小船下暗流涌动

美歐關系近期風波又起。10日,英國駐美大使金·達羅克因批評特朗普的密件遭披露而宣布辭職;同一天,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布對法國11日通過的數字服務稅法案發起「301調查」。這一連串事件揭開了美歐關系的又一層面紗,讓勉強沒撕破臉皮的跨大西洋關系驟然復雜。

“美国优先论”和“欧洲一体化”激烈冲撞,美欧友谊小船下暗流涌动
“美国优先论”和“欧洲一体化”激烈冲撞,美欧友谊小船下暗流涌动

特朗普執政以來,美歐在一些具體議題上裂痕盡顯,同盟根基受到極大沖擊。一般而言,同盟中相對弱勢一方既擔心被同盟主導方拋棄,又擔心跟隨太緊而被捲入自身難以承受的沖突,因而形成同盟困境。從當前美歐關系看,新的困境不僅限於歐洲擔心捲入一場美國主導的沖突,而更體現於四對突出矛盾:「美國優先論」和「歐洲一體化」的激烈沖撞、「安全依賴」與「戰略自主」的搖擺心態、「競爭對手」與「經濟夥伴」的兩難選擇、「單邊主義」和「多邊主義」的理念之爭。

與2003年伊拉克戰爭時的分歧不同,當前歐洲更擔憂的不是美國在地區濫用霸權,而是其精緻利己主義所帶來的戰略收縮,這背後蘊含的「路線之爭」已難迴避。二戰以來,支持歐洲一體化建設是美國對歐政策的基本主張,美國需要穩定、民主、繁榮的歐洲作為美國領導下世界秩序的有力支撐,歐洲則需要美國對一體化的支持,上述共識確保跨大西洋同盟大體穩定。如今,這一共識在大西洋兩岸均受到重大挑戰。

特朗普政府並不顧忌歐盟理念與歷史,單純從經濟利益角度理解歐洲一體化,抵觸歐盟「低效作風」,認為「歐盟成立的部分原因是為在貿易上擊敗美國」,還表示「歐盟是德國的工具」。特朗普支持英國脫歐,間接鼓舞歐洲民粹主義政治力量,這與仍以自由貿易、全球化為圭臬的歐洲格格不入。

在安全領域,北約是跨大西洋關系的核心,也是美歐同盟最重要的紐帶。不可否認,歐洲安全依賴以美國為主導的北約,美國也並未減少對歐洲的安全投入,用於支持「歐洲安全保證倡議」的資金不減反增,與波蘭等中東歐國家的軍事合作不斷深化。但同時,特朗普政府屢屢將安全與經濟掛鈎,施壓歐洲盟友提升北約軍費,甚至以此作為要挾歐洲的籌碼。歐洲實現戰略自主的緊迫性大大增強,發起了「永久結構性合作」(PESCO),設立了歐洲防務基金等,但已習慣「和平紅利」「戰略假期」的歐洲是否真心實意謀求戰略自主,又如何避免美國過激反應、維持同盟和諧,都將是必須面對的挑戰。

在經貿領域,美國以強勢外交力促歐洲讓步,並通過關稅手段頻頻施壓。同時,歐洲還為難地發現,美國確認的「戰略競爭對手」俄羅斯與中國,恰恰是歐洲不願破壞合作關系的經濟夥伴。美國希望歐洲能在地緣政治博弈中出一份力,共同打壓俄中,而歐洲卻不願跟隨美國捲入「大國競爭」漩渦。

在多邊外交和全球治理領域,美國單邊主義和歐洲多邊主義針鋒相對,矛盾集中爆發。美國無視歐洲盟友利益,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威脅對與伊朗開展業務的歐洲企業進行「次級制裁」。而歐洲既不希望伊核協議徹底破滅,又不願過分指責盟友美國,敢怒不敢言,成為當下同盟困境的真實寫照。此外,在氣候變化等全球治理議題上,美歐分歧同樣顯著,意識形態一致性愈發淡化。

雖然美歐依然相信同盟關系對雙方利大於弊,但曾經促使雙方走在一起的共同威脅不復存在,共同利益和價值觀正潛移默化發生改變。如果美歐無法因勢而變、相互包容,大西洋中涌動的暗流最終也能成為吞沒友誼小船的滔天巨浪。(作者是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學者)

孫成昊:美歐友誼小船下暗流涌動

來源:環球時報

獲取更多學術資訊 請關注中國社會科學網官方微信公眾號cssn_cn

© 2019, 大V爆料. All rights reserved.

热门文章

© 2019 大V爆料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