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時事

实控人拒绝接受审计意见致年报“难产”天衡股份被罚

实控人拒绝接受审计意见致年报“难产”天衡股份被罚

每經記者:胥帥 每經編輯:文多

又出一奇葩案例!

8月8日,證監會湖南監管局披露了一則行政處罰決定書,涉及前新三板公司湖南天衡兒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衡股份)。天衡股份原定於2018年4月19日披露2017年年報,後公告延期至2018年4月26日披露,之後又公告延期至2018年6月26日披露。但截至2018年12月31日,天衡股份仍未披露2017年報。

經調查,天衡股份未披露年報的原因是被審計機構擬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實控人羅秋開拒絕接受。爾後,羅秋開不再推進年報披露工作,就此導致2017年年報「難產」。另外,天衡股份信息披露中的問題還不少。

實控人不接受「非標」意見

2018年至今,天衡股份曾數次披露,因2017年年報內容尚需進一步核實完善,2017年年報的審計及編制工作尚未全部完成,無法在2018年4月30日前完成披露工作。

然而,經湖南證監局調查發現,天衡股份未及時披露年報的原因並非如它所說的那樣。

中天運會計事務所是天衡股份的審計機構,在2018年3月底已基本完成了審計報告初稿,該機構認為天衡股份的預付賬款和其他應收款存在異常事項,不能反映財務的真實性,擬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2018年4月中旬,審計機構將審計意見轉告給羅秋開,羅秋開拒絕接受,同時提出要向審計機構補充資料。

「無法表示意見」是審計意見里較為嚴重的情形。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解釋到,「無法表示意見」是指沒辦法證實財務報表的真實性等。

此後,羅秋開未推進2017年年報披露事項,天衡股份未召開董事會、監事會審議年報,公司也未補充資料給審計機構,審計機構無法推進審計工作和進行內部的送審流程,未出具最終的審計報告。

除開未按規定披露2017年年度報告外,天衡股份還在對外擔保事項、資金占用事項、業績對賭及回購協議上出現違規行為。比如,天衡股份對員工周某關、易某西、唐某提供違規擔保,由羅秋開和時任財務總監牛琪配合實施。

根據相關規定,天衡股份被給予警告,責令改正,並處以罰款30萬元;對羅秋開給予警告,並處以罰款20萬元;對時任董秘潘一平、時任財務總監牛琪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罰款3萬元。

信披亂象多

天衡股份生產的產品主要涉及中高檔毛絨和糖果玩具、兒童用品等,公司還提到自身是沃爾瑪、家樂福、玩具反斗城、迪士尼等國際巨頭的長期合作夥伴。

因為無法按照規定披露2017年年度報告,天衡股份自2019年5月17起已終止掛牌。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除無視審計機構意見之外,天衡股份信息披露問題出的問題還不少。

今年4月18日,天衡股份本收到了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人民法院的應訴通知書,然而公司到4月26日才披露。對於延遲披露,天衡股份給出的理由竟是該快遞非由公司法定代表人或法務簽收,所以公司未能及時獲取案件相關資料。

值得一提的是,天衡股份還把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中的內容抄錯了。

今年4月16日,天衡股份公告稱,公司應向其它公司支付授權費保底金140元,逾期付款違約金(從2016年7月15日起至實際還款之日止)以及發票稅金共8.4元錢。因未履行生效的法律文書確定義務,天衡股份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實控人拒絕接受審計意見致年報「難產」天衡股份被罰

圖片來源:公告截圖

然而,記者查詢發現,天衡股份應支付的數額需要再加3個零,即140000元授權費保底金以及8400元的發票稅金。

實控人拒絕接受審計意見致年報「難產」天衡股份被罰

圖片來源:公告截圖

天衡股份今年4月的公告還透露,公司已經停產。

8月12日,記者多次撥打羅秋開的手機號以及天衡股份的兩個公開電話號,但要麼未獲接聽,要麼已是空號。目前,天衡股份的官網也已無法打開。

每日經濟新聞

更多時事新聞,盡在大V爆料

热门文章

© 2019 大V爆料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