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時事

刘文飞:这三部作品,托起了托尔斯泰宏伟的小说艺术大厦

刘文飞:这三部作品,托起了托尔斯泰宏伟的小说艺术大厦

「在歐洲的文學史上,大概有過三個高峰:第一個高峰是古希臘羅馬的神話傳說;第二個高峰是以莎士比亞的詩歌和戲劇為代表的英國文學;第三個就是19世紀的俄羅斯文學。而19世紀的俄羅斯文學中,托爾斯泰是高峰上的高峰。」

8月11日下午,首都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教授劉文飛蒞臨首都圖書館,為讀者帶來本季「閱讀文學經典」系列講座最後一講——《托爾斯泰的三部長篇小說》。

劉文飛:這三部作品,托起了托爾斯泰宏偉的小說藝術大廈

大文豪列夫·托爾斯泰的名字,在俄羅斯乃至全世界都可謂家喻戶曉。劉文飛說,正如中國有「紅學」,英語世界裡有「莎學」,俄語里有一個詞叫「托爾斯泰學」。一個作家的創作內容如此豐富,影響如此大,以致他一個人的創作最後變成了一門學問。

劉文飛:這三部作品,托起了托爾斯泰宏偉的小說藝術大廈

列夫·托爾斯泰

《戰爭與和平》是托爾斯泰的第一部長篇小說,也是第一部贏得全世界聲譽的俄羅斯文學作品。

劉文飛:這三部作品,托起了托爾斯泰宏偉的小說藝術大廈

劉文飛講到,在閱讀《戰爭與和平》的時候,他總結出一個「二三四」的公式。所謂「二」就是兩個主題,戰爭與和平的主題;所謂「三」就是三個人物,娜塔莎、彼埃爾和安德烈;所謂「四」,就是四大家族。戰爭與和平,對整個人類來說就是兩種最基本的生活方式。

《戰爭與和平》是一首宏大的史詩,中間出現的人物有好幾百人,在這麼多人里,能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的大約也就是七八個,讀得細的讀者,或許能記住二三十個人物。在這些人物中間,最核心的角色有三個,就是安德烈公爵、彼埃爾和娜塔莎。娜塔莎是一個女性角色,是一個串聯的人物,她通過跟不同男人的關系,把幾個主要人物串成一個整體。小說中有四個家族,每個家族都要跟另外三個家族發生關聯,可能性就太多太多,情節就會無限復雜下去,這也對一個作家的掌控能力提出非常高的要求。

「兩個既相互對應又相互關照的主題,三個主角以及他們之間的相互關系,四個家族對生活、對戰爭的不同態度及其互動聯系,這三個層面的東西放到一塊就構成了作品的經緯,互相之間交叉來交叉去,這部作品就顯得很厚重了。」劉文飛說。

劉文飛:這三部作品,托起了托爾斯泰宏偉的小說藝術大廈

從《戰爭與和平》到《安娜·卡列寧娜》,托爾斯泰的創作產生了一次巨大的變化,也就是從史詩開始轉向家庭,從寫戰爭開始轉向寫愛情,從寫四大家族轉向寫兩個人的戀愛、私情。

劉文飛認為,把這兩部作品做這樣題材上、風格上的對立,其實還是一種比較幼稚的方法。《戰爭與和平》中「和平」的生活占有很大一部分,這個「和平」就是貴族的生活,其實《安娜·卡列寧娜》就是貴族生活這個分支的一種延續。《安娜·卡列寧娜》又絕對不僅僅是一部愛情小說,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安娜·卡列寧娜》發表以後,他就認為這部小說首先是一部「社會小說」,而不認為它是一部愛情小說。

劉文飛提到一件軼事。在《安娜·卡列尼娜》出版之後,包括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內的俄羅斯作家皆歡欣鼓舞。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一天在涅瓦大街上突然遇到了岡察洛夫,岡察洛夫老遠就漲紅着臉問陀思妥耶夫斯基,有沒有讀過那部小說,兩個人心照不宣,指的就是《安娜·卡列寧娜》。激動不已的岡察洛夫手指着西邊的天空說:「他們是寫不出這樣的作品來的。」他們指的就是西歐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後來在文章中提到這次相遇,並寫道:從這個時候開始,因為有了《安娜·卡列寧娜》,因為有了托爾斯泰,俄羅斯人就可以在歐洲的文學和文化中昂首挺胸了。

劉文飛:這三部作品,托起了托爾斯泰宏偉的小說藝術大廈

相比而言,小說《復活》的接受史卻更為跌宕起伏。在這部作品發表的時候,俄國國內很多人認為它不太好,原因就是它的批判性太強,當時的社會主流不大能接受這麼一個全面批判性的東西,也有人認為這部作品的藝術性不強,思想性大於藝術性。「如果你研究托爾斯泰的思想,從思想史的角度研究他那個時代的作家和文學,你會覺得這部作品比《戰爭與和平》和《安娜·卡列寧娜》還要重要,關鍵看你從哪個角度去看問題。」「最重要的一點是,這部小說所暗示的也是整個社會的復活,這也是托爾斯泰最想做的一個事情。」劉文飛說。

他認為,《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寧娜》《復活》這三部作品,在托爾斯泰的創作中就像一次三級跳,情節是從歷史寫到家庭,再寫到個人的精神層面的生活;這三部作品三足鼎立,像三塊巨大的基石,在這之上,建立起了托爾斯泰宏偉的小說藝術大廈。

更多時事新聞,盡在大V爆料

热门文章

© 2019 大V爆料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