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時事

伊朗步步逼向协议底线,两难的欧洲能否承受“极限施压”?

伊朗步步逼向协议底线,两难的欧洲能否承受“极限施压”?

伊朗步步逼向协议底线,两难的欧洲能否承受“极限施压”?
伊朗步步逼向协议底线,两难的欧洲能否承受“极限施压”?

當地時間2019年7月2日,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1日證實,伊朗已經打破了基於其計劃(伊核協議)的300千克(濃縮鈾儲量)限制。視覺中國 圖

「伊朗已經打破了基於其計劃(伊核協議)的300千克(濃縮鈾儲量)限制。」伊朗外長扎里夫7月1日說道,雖然晚了些時日,但這也表明,6月17日伊朗當局所稱濃縮鈾儲量突破上限的「十日之約」並非空話。

6月19日,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沙姆哈尼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表示,如果違反聯合全面行動計劃的國家不重新履行義務,德黑蘭將分階段地繼續提高鈾的濃度和重水的生產。

根據2015年7月伊朗與美、英、法等六國簽署的伊核協議,伊朗低豐度濃縮鈾儲量不得超過300千克,可制備的濃縮鈾豐度限制在3.67%以下。

在伊朗方面作出上述聲明後不久,美國總統特朗普立即指責伊朗的行為是在「玩火」,白宮發聲明稱,絕對不允許伊朗發展核武器。歐盟則繼續規勸伊朗留在核協議內。

衛星通訊社7月1日援引俄羅斯副外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的話說,伊朗低豐度濃縮鈾儲量突破上限並不令人意外,300公斤濃縮鈾儲量「是德黑蘭在伊朗核協議框架下自願做出的承諾」。

伊朗表示這次行為的性質「可逆」。

距離核武器化仍有距離

國際原子能機構發言人弗雷德里克·達爾7月1日當天表示,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天野之彌證實,伊朗豐度3.67%的低濃縮鈾的儲量超過300千克。

「即使伊朗已經超過了300千克(濃縮鈾儲量)的門檻,這距離擁有足夠製造核彈的庫存量還有很遠的路。」威爾士卡迪夫大學國際關系教授、核不擴散專家安妮·哈靈頓(Anne Harrington)表示。

據美國CNBC報道,低濃縮鈾中只有3.67%的U-235鈾同位素才可用於製造核武器,而伊朗使用現有的濃縮鈾存量製造核武器是不現實的。在3.67%的濃縮水平時,伊朗需要儲備大約三倍於目前的儲量(1050千克),且需要進一步提升豐度才可為製造一顆核彈提供足夠材料。

安妮·哈靈頓認為伊朗並未表現出意圖核武器化的跡象。

「重要的是,伊朗沒有將鈾武器化(豐度為85%-90%),而是將濃縮鈾保持在低豐度。」伊朗政策分析人士阿里-禮薩·艾哈邁迪(Alireza Ahmadi)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采訪時也認為,「伊朗也沒有拒絕(聯合國的)核查人員,他們仍然可以證明伊朗並沒有任何獲得核武器的意圖。」

盡管威脅「退約」,但伊朗尚未展現出欲將鈾濃縮豐度提升到2015年伊核協議簽署前的水平。一旦伊朗鈾濃縮豐度達到20%,那樣距離製成核武器將僅一步之遙。顯然,在低豐度的濃縮鈾儲量突破300千克之後,距離值得擔心的1050千克儲量和進一步提升豐度之間,仍有一段路要走。

伊朗官方也表示這次行為的性質「可逆」,為談判留足了餘地。

「世界已經告訴伊朗人,他們需要務實,他們需要與世界作出艱難的妥協,伊朗人的確這樣做了。」艾哈邁迪強調說,「伊核全面協議中包括了一些其他國家從未做過的妥協,但結果仍然是(伊朗面臨)更多的經濟『戰爭』,以及來自華盛頓更多的軍事威脅。」

2018年5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並陸續重啟一系列對伊朗的制裁。今年5月8日一周年之際,伊朗總統魯哈尼就伊核協議發表聲明稱,伊朗將收回部分伊核協議的承諾,給伊核協議締約方60天時間,執行原油和銀行領域的承諾;60天後,伊朗將收回更多的承諾,並將增加濃縮鈾的水平,不再向其他國家出售濃縮鈾和重水。

美國解釋性新聞網站Vox分析稱,伊朗對美國制裁的反擊只有兩個最佳選擇:威脅破壞全球能源貿易、停止遵守核協議條款。Vox認為,迫於制裁造成的重壓,伊朗可能會做出「雙管齊下」的策略,而這兩種選擇均「非常冒險」。

「這或多或少與過去15年伊朗的行為一致。」美國海軍研究生院的伊朗研究專家阿弗森·奧斯托瓦爾評論道,「自2005年以來,伊朗多次表示其抵制國際及外部壓力的意願。伊朗希望通過一些進攻性、自信的行為來反擊美國,盡管這些行為可能引發與美國的進一步沖突。」

「一台沒有燃料的漂亮車」?

「伊朗此舉本身並沒有朝着『擁核』更近一步,但這將開始剝奪伊核協議帶來的『喘息空間』。」英國《金融時報》對伊朗突破濃縮鈾儲量限制一事評估認為,「德黑蘭與華盛頓之間的邊緣政策,也將令英法德三國更難挽救該協議。」

「如果歐洲人做到他們應該做的事情,我們的措施將會是可逆的。」伊朗外長扎里夫在接受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通訊社(IRNA)采訪時的表態,顯然也將隔空「對話」的對象集中在了歐洲三國。

伊朗的鈾濃縮水平到目前並不足以製造核彈,但德黑蘭已向歐洲發出了明確信號,若歐洲不提供經濟上的補償和援助,伊朗可能會在提供給歐洲簽署國的60天緩沖期到期之日(7月7日)開始從事更接近於武器級別的鈾濃縮活動。

「這符合伊朗應對新制裁的政策,特別在歐洲對於削弱美國對伊制裁影響力也束手無策的背景下。」艾哈邁迪對澎湃新聞表示,雖然歐洲方面希望能夠保留住這份對自己的安全和中東穩定至關重要的伊核協議,但面對美國的軍事和金融影響力時,歐洲人基本上無能為力。

「正如國際原子能機構所證實的那樣,在美國退出伊核協議的14個月內,伊朗仍然保持遵守協議。」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發言人瑪珈·科西揚奇(Maja Kocijancic)在回應伊朗一事時言語略顯蒼白,「我們敦促伊朗改變這一做法,不要採取進一步破壞核協議的措施。」

歐洲並非沒有作出努力,並且已盡力在不違反美國制裁的框架下為伊朗提供了部分經濟補償。據美國福克斯新聞報道,歐盟一直在為伊朗的農業部門和環境保護部門提供資金。不僅如此,28個歐盟國家還在今年伊朗水災爆發後向其捐贈了大量救災物資。

此外,在政策上,歐盟還引入了一項「阻止法規」,旨在保護歐洲公司免受美國制裁的影響。但實際情況是,許多歐洲的國際公司在美國的業務遠遠多於在伊朗的業務,並且因為懼怕美國的制裁已經完全切斷了與德黑蘭的聯系。

今年1月首次公布的一個旨在繞過美元結算的復雜交易系統——「貿易往來支持系統」(INSTEX)也於6月28日被證實終於投入運營。伊核協議的三個歐洲簽署國——法國、德國和英國在維也納會談後證實,「首批交易正在處理」。

INSTEX的作用是使歐洲公司和伊朗公司能夠在沒有任何直接資金流動的情況下進行交易,從而繞過美元結算機制和美國金融體系。作為匹配,伊朗方面也在4月推出了對應系統「特別貿易和金融機構」(STFI)。然而,在這項拖延數月的結算機制終於投入使用之際,伊朗的反應卻出乎意料地平靜。

「這是向前邁出的一步,但仍然不夠,不符合伊朗的期望。」伊朗外交部副部長阿巴斯·阿拉奇在英、法、德、俄、中五國為「搶救」伊核協議召開的維也納會議結束後對記者表示。

「如果歐洲採取措施並啟動INSTEX,這應該滿足我們的需求和願望,但若我們認為這種機制只是一種形式,伊朗絕對不會接受,並且會最終邁出決定性的一步。」伊朗外交部發言人阿巴斯·穆薩維如是說。

伊朗方面所期待的,是目前僅用於食品及藥品領域結算的INSTEX機制,可以被擴大到石油領域。石油一直是伊朗外匯來源的重要組成部分。根據歐盟的估算,伊朗在2018年每日銷售100萬桶至150萬桶原油,而目前每日僅銷售60萬桶至70萬桶。

目前,歐盟成員國進口的伊朗原油量已經微乎其微。去年8月,美國對伊朗的第一輪制裁生效後不久,法國石油巨頭道達爾宣布正式退出開發伊朗南帕爾斯天然氣田第11期項目,放棄了這個價值48億美元的大單,給伊朗帶來巨大損失。

今年5月美國宣布取消對購買伊朗原油國家的制裁豁免後,位列豁免清單之列的歐盟成員國意大利與希臘也被迫停止購買伊朗原油。

在此背景下,據半島電視台報道,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員托比亞斯·施奈德分析稱,隨着美國明確表示決心實施制裁,INSTEX勢必陷入困境。施耐德認為,華盛頓「已經明確表示將會追捕那些試圖繞過美國制裁的歐洲機構和公司。」

「從風險估算的角度來看,大型歐洲公司根本不會冒如此大的風險與一個國家進行交易,而這個國家與歐洲的貿易量一開始就很小且不平衡。」施耐德分析稱,「目前這只是一個政治信號。現實情況是,INSTEX不會為伊朗創造足夠的利潤讓其留在核協議中。」

對於這種「政治信號」,伊朗駐聯合國大使塔赫特·拉萬奇稱之為「一台沒有燃料的漂亮車」。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拉萬奇在伊朗常駐聯合國代表團6月28日的情況介紹會上批評歐洲,稱歐洲簽署國在美國去年5月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以來沒有作出任何「切實」的事情。

「我個人認為,INSTEX目前的狀況還不夠,這種沒有錢的機制就像一台沒有燃料的漂亮車。」拉萬奇表示,「歐洲人要求我們繼續留在伊核協議,我們按照他們的要求等了一年,但我們也告訴他們,他們需要採取切實措施來維護核協議。口頭的聲明並不能解決我們的問題。」

热门文章

© 2019 大V爆料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