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時事

中國殘疾人教育事業發展70年

中國殘疾人教育事業發展70年

 70年來,我國殘疾人教育事業取得了歷史性成就。殘疾學生入學率不斷提升,專任教師水平大幅提高,經費投入、資源建設和安置方式,以及支持保障體系建設等舉措惠及每個殘疾學生及其家庭,產生了積極影響。當下,我們要堅持和發展具有中國特色的殘疾人教育模式,並積極推動其向融合教育轉型,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進程中,努力維護殘疾人的合法權益,進一步助力中國殘疾人教育事業走向世界。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各項事業實現了飛躍式發展,殘疾人教育事業在黨的領導下亦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歷史性成就,這是從舊中國社會救濟向新中國融合教育躍遷的70年,更書寫了千百年來我國殘疾人權益保障的重要篇章。

中國殘疾人教育事業發展70年

  1949—1978年:開拓性發展

  中國殘疾人教育事業

  新中國成立之前,全國的盲校、聾校及盲聾啞學校僅有42所,且多為教會或私人創辦,在校生只有2000餘人,其發展基礎非常薄弱。新中國成立後,殘疾人教育事業的發展納入國家發展規劃之中,從政策、財政等多方面予以支持,推動了殘疾人教育事業的發展。

  20世紀50年代,國家開始對原有的盲聾啞學校逐步進行接收和改造。至50年代末,盲聾啞學校基本全部改為公辦。由於新中國成立前的殘疾人教育事業其實質上屬於社會救濟,在改造過程中,部分教養單位被改為公辦的社會福利事業,因此學校的教育性質始終未得到明確,民政部門與教育部門在學校管理上也存有界限不清的問題。針對這種情況,政務院於1954年進行了明確分工,將盲聾啞學校與福利院分開,這意味着明確了盲聾啞學校教育的性質。其中,政務院於1951年發布的《關於改革學制的決定》中提出「各級人民政府應設立聾啞、盲目等特種學校,對生理上有缺陷的兒童、青年和成人施以教育」。這標志着殘疾人教育事業正式被納入國家教育事業之中,並成為里程碑式事件。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與發展,至1960年,盲聾啞學校達到了476所,在校生數量也激增至2.67萬餘人,專職教師2587人。同時,為了進一步促進盲聾啞學校的發展,1957年教育部發布了《辦好盲童學校、聾啞學校的幾點指示》,對學制、教學等方面進行了規范,力圖引導盲聾啞學校向社會主義新型學校發展。在黨的帶領下,僅用十年時間,就實現了殘疾人教育事業的跨越式發展,使得越來越多的殘疾學生進入學校接受教育,為今後殘疾人教育事業的發展奠定扎實基礎。

  該時期的殘疾人教育事業雖然取得了顯著成就,但由於經濟條件等因素,出現了師資數量不足且專業素質不高致使教育質量不高,校舍普遍存在安全隱患等問題。國家再次對盲聾啞學校進行調整,停辦了不具備辦學條件的學校,並採取多渠道培養、培訓教師,拓寬經費來源。至1965年,盲聾啞學校數量調整為266所,在校生數達到2.29萬餘人,專職教師2613人。1975年,我國簽署了《殘疾人權利公約》,表明對殘疾人享有平等人權的認可,也助推了國內殘疾人教育事業的發展。同年,盲聾啞學校數量減至246所,在校生數量2.68萬餘人,專職教師3445人,呈現出一定的恢復增長趨勢。1976年後,各項事業得以重建與恢復,國家還設置了專門機構和人員管理殘疾人教育工作。

  總體上說,該階段我國殘疾人教育事業歷經了萌芽與寒冬,表現為曲折中發展,雖然存有一定的問題未解決,但取得的成就是巨大的。比如,將殘疾人教育事業納入國家教育事業系統中,積極建設盲聾啞學校,培養與培訓師資等。多種舉措促進我國殘疾人教育事業從無到有轉變,凸顯出黨和國家對殘疾人權益的保障。

  1979—2011年:建構性發展

  中國殘疾人教育事業

  這一時期,我國殘疾人教育事業一直在進行着體系化構建,涉及教師、課程、財政、法規等多個方面。通過秩序恢復、積極探索以及延伸調適,推動了殘疾人教育體系結構的豐富與完善,從而釋放出新的發展動能,促進了殘疾人教育事業的持續快速發展。其中,前期對規模的追求到後期明顯轉變為對公平的考量,日益彰顯出黨和國家人本主義關懷的傾向。

  改革開放初期,以法律的強制與導向作用為抓手促進「教育秩序恢復」成為殘疾人教育事業工作的重點。1982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國家和社會幫助安排盲、聾、啞和其他有殘疾的公民的勞動、生活和教育」。在國家的根本大法中寫入殘疾人教育問題,在當時的世界上是少有的。1986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則明確規定「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為盲、聾啞和弱智的兒童、少年舉辦特殊教育學校(班)」。此項規定進一步保障了殘疾學生的受教育權,並從法律的高度拓寬了教育目標群體范圍,即由原來的盲、聾啞兩類發展為包含弱智在內的三類。這兩部關鍵性法律不僅有力推動了殘疾人教育秩序的恢復與重建,也影響了後期《殘疾人保障法》與《殘疾人教育條例》的制定,更是在普及義務教育的大背景下帶動殘疾人教育事業發展進入黃金期。

  20世紀八九十年代,在實現我國普及義務教育總目標的規劃下,黨和國家對殘疾人教育事業開創了中國特色的建設模式。最有代表性的則是「隨班就讀」的提出。讓殘疾學生進入普通學校接受教育,是對以往僅以特殊教育學校為代表的單一安置模式的突破,早在1983年印發的《關於普及初等教育基本要求的暫行規定》中就對「隨班就讀」進行了肯定。1987年由徐白倫主持推行的「金鑰匙盲童教育計劃」則是一次較大規模的隨班就讀的實踐研究。1989—1994年,我國在多省市進行盲、聾啞、弱智三類兒童隨班就讀的試驗,分別在山東、江蘇和黑龍江召開智力殘疾兒童隨班就讀、聽力殘疾兒童隨班就讀和視力殘疾兒童隨班就讀工作經驗現場會。同時期,國際上的《全民教育宣言》《薩拉曼卡宣言》等文件中所蘊含的特殊教育一體化等教育思潮,為我國推進隨班就讀提供了理論依據。在國務院發布的《殘疾人教育條例》,以及原國家教委發布的《關於開展殘疾兒童少年隨班就讀工作的試行辦法》都再次對隨班就讀做出了肯定,並試圖在全國范圍內推廣。「以隨班就讀為主體、以特殊教育學校和特殊班為骨幹」的殘疾人教育事業發展格局也得以確立,並影響至今。受教育安置變化的影響,殘疾人教育事業也發生了深刻變化,越來越多的殘疾學生得以走進校園,且突破了傳統三種殘疾類別,如增加了肢體殘疾、情緒障礙、自閉症,殘疾人教育目標群體范圍進一步擴大。實踐形式的變化往往源於理念的深刻變革,殘疾學生可以進入普通學校接受教育,其背後是對「殘疾」的重新科學認識,折射出平等、公平、接納的理念,其導向更偏向於潛能開發與融入社會。1986年,殘疾學生在校生總人數為4.27萬餘人,1995年達到29.56萬餘人,至2011年則高達39.87萬餘人。

  隨着越來越多的殘疾學生進入校園接受義務教育,師資、財政、校舍、學段等問題愈發凸顯。國家為了殘疾人教育事業的發展,在1985年,南京特殊教育師范學校面向全國招生,這是我國第一所專門培養殘疾人教育師資的中等師范學校。同年,山東昌樂特殊教育師范學校、遼寧營口特殊教育師范學校等面向本省招生的中等師范學校相繼建立,山東濱州醫學院成立的醫學二系開始招收肢體殘疾學生。在高等師范院校,北京師范大學在1986年招收第一屆全日制特殊教育專業本科生,之後的長春大學、華東師范大學等高校也紛紛招收殘疾學生或開辦特殊教育專業。2000年,華東師范大學開始招收博士生,這是我國殘疾人高等教育發展史上的關鍵節點,是我國可以獨立自主培養高層次殘疾人教育人才的體現。總之,各級各類學校相互配合,促進了殘疾人高等教育的發展,不僅培養了大量殘疾人教育師資與骨幹,也讓一大批殘疾人成才。至90年代,於南京與青島分別成立的聾人普通高中、盲人普通高中,彌補了高中學段的空缺。同時,財政支持建設也得到發展,國家採取增加撥款數額、設立專項資金以及提高教師津貼等舉措,為殘疾人教育事業發展提供了堅實保障。為提高隨班就讀教育質量,教育部在2003年啟動了隨班就讀支持保障體系實驗縣工作,試圖通過支持保障體系的建設以提高隨班就讀質量。資源教室、資源中心被視為提高質量的重要手段,得到了大力發展,在殘疾人教育事業取得一定的規模效益後,發展導向轉為質量建設,藉助於多措並舉,有力地推動了殘疾人教育事業的健康長效發展。

  黨的十七大報告首次提出「關心特殊教育」。國家相繼印發《關於「十五」期間進一步推進特殊教育改革和發展的意見》《「十一五」期間中西部地區特殊教育學校建設規劃(2008—2010年)》等文件,試圖通過資源傾斜以緩解中西部殘疾人教育資源供需緊張的狀況,進一步推動發展,縮小與東部的發展差距,最終實現均衡發展的目標。為避免殘疾學生因貧困而失學,黨和國家在「兩免一補」政策的基礎上實施了普惠性義務教育,全面實施免費性義務教育,力圖惠及每一位殘疾學生,是國家保障和改善民生與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舉措。至2011年,全國殘疾學生接受義務教育平均水平為72.1%,城鎮該比例為74.5%,農村為71.5%,城鄉之間差距顯著縮小,農村殘疾學生入學率顯著提高。

  該時期的發展,使得越來越多的不同殘疾類別的學生得以接受學校教育,甚至是進入普通中小學乃至大學校園,為實現自己的生命價值而努力。同時,普通學校與社會的包容度也越來越高,在多部法律法規的保障下,師資、經費、課程等建設有序進行,殘疾人教育體系得以重建,殘疾人教育事業向好轉變。其中,具有中國特色的隨班就讀被認為是此時期的重要標志,有力地推動了義務教育的普及,幫助更多的殘疾學生從家庭走向學校、從學校走向社會。

  2012—2019年:轉型性升級

  中國殘疾人教育事業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殘疾人教育事業也進入新的歷史征程,明確提出了向融合教育轉型,追求「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同時,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教育現代化建設」「平等人權傳播」等綜合影響下,殘疾人教育事業更加凸顯出社會權利保障的特點。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支持特殊教育」,十九大報告則進一步提出要「辦好特殊教育」,這一高質量發展的重要目標對殘疾人教育事業的轉型提出了更高要求。以融合教育發展模式為發展改革主線,殘疾人教育事業再次迎來重要的發展契機。

  融合教育政策轉向的確立是我國殘疾人教育事業發展的重要轉折點。教育部等七部門於 2014 年發布《特殊教育提升計劃(2014—2016年)》,首次在政策文件中明確提出「全面推進全納教育」。國務院在2017年修訂的《殘疾人教育條例》中再次確認「推進融合教育」。將融合教育提升到一個新高度,並積極與國際殘疾人教育事業發展不斷契合,我國殘疾人教育事業從相關政策到服務體系也進行着一次深刻的變革。尤其是向融合教育轉型過程中,師資成為重要的因素,2012年發布的《關於加強特殊教育教師隊伍建設的意見》首次提出「探索建立特殊教育教師專業證書制度」,對教師專業技能提出了新的要求。2017年修訂的《殘疾人教育條例》亦對專門從事殘疾人教育工作的教師做出了兩條資格規定。種種舉措皆表現出教師專業化的趨向,教師水平的提升必將對教育質量產生積極影響。至2018年,特殊教育學校專任教師數量達到5.86萬餘人,其中,研究生畢業為1428人,本科畢業為39809人,專科畢業為16418人,高中階段畢業為987人,高中階段以下畢業為14人,我國專任教師學歷水平有了較大提升。在財政支持上,至2015年,中央財政下撥10.8億元支持殘疾人教育事業發展,公用經費補助標准達到年生均4000元。國家分別根據盲校、聾校、培智學校三類殘疾學生需求,制定了各學科《課程標准》、編寫了教材,甚至培智學校教材還走出國門,為提高特殊教育學校教學質量奠定扎實基礎。至2018年,各類殘疾學生在校生數量達到66.59萬人,全國特殊教育學校共有專任教師5.87萬人,受過特教專業培訓的專任教師比例為75.65%。

  回顧70年風雨歷程,在黨的領導下,我國殘疾人教育事業取得了歷史性成就。殘疾學生入學率不斷提升,專任教師水平大幅提高,經費投入、資源建設和安置方式,以及支持保障體系建設等舉措惠及每個殘疾學生及其家庭,在世界上產生了積極影響。當下,我們更應深入貫徹黨的十八大、十九大對殘疾人教育事業的指示,堅持和發展具有中國特色的殘疾人教育模式,並積極推動向融合教育轉型,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進程中,努力維護殘疾人的合法權益,進一步助力中國殘疾人教育事業走向世界。

  (作者單位:山東師范大學教育政策與管理研究中心;山東師范大學公共管理學院)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張茂聰 王寧

歡迎關注中國社會科學網微信公眾號 cssn_cn,獲取更多學術資訊。

更多時事新聞,盡在大V爆料

热门文章

© 2019 大V爆料
Translate »